全国职业资格证证火热报名中,详情请咨询,报考即送视频课程.......

  • 全国职业资格证报名中
    全国通用_权威性高
  • 联系电话(微信同号)
    18501070090

从康复医学到康复科学——康复科学学科体系的建立

随着国家医疗卫生事业和医学科学的不断发展,20世纪80年代,康复学科和康复服务开始引起政府和社会的关注。康复服务的需求主要是残疾人,康复服务的研发与残疾人事业的发展息息相关。随着残疾人事业的逐步发展,康复服务作为医疗服务的一个分支,得到了高度重视和不断发展。特殊教育学作为康复服务的重要手段和教育服务的一个分支,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发展。

但是,康复和康复服务始终没有摆脱医学和医疗服务的束缚,没有发展成为在卫生服务领域与医学和医疗服务并存的学科体系和服务体系,仍然依附于医学和医疗服务。与教育功能和教育效果相比,康复功能和康复效果更为突出的特殊教育学和特殊教育服务,始终没有摆脱教育学和教育服务的束缚,没有发展成为在卫生服务领域与医学、医疗服务并存,但仍依赖教育学和教育服务的学科体系和服务体系。

康复学科源于医学学科,康复服务源于医学服务。属于康复医学研究领域的观点被学术界普遍接受。由残联(简称残联)推动的“聋儿语言训练”康复服务项目的开展和推广,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认为康复学科和康复服务不仅与医学和医疗服务相关,还涉及特殊教育学和教育服务的知识和技术,提出了“医教结合”的观点。随后,学术界提出康复服务大致可分为医疗康复、教育康复、职业康复和社会康复四大类。也有学者指出,现代康复有三大康复措施,即康复医学、康复疗法和辅助技术。

2013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最新康复定义《世界残疾报告》,是帮助经历或可能经历残疾的个体在与环境的互动中达到并保持最佳功能状态的一系列措施。

学术界对康复服务知识和技术的研究较多,科技含量相对较高,而对康复学科建设和康复服务管理的研究较少,尤其是对康复学科的研究还停留在康复医学范畴。康复医学和特殊教育学分别由政府卫生和教育部门牵头,受医学和教育学的束缚,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和应有的发展。残联领导的医教结合、非医非教融合的探索实践没有得到很好的总结和推进,社会组织的探索实践缺乏科学有效的指导。由于专业技术岗位晋升瓶颈、事业单位管理体制制约、工资待遇偏低、将康复服务纳入医保报销范围遇到困难等诸多原因,残联大量在实践探索中培养的康复人才流失。生物医学和教育学是功能和残疾康复服务的基础。仅仅依靠“医疗”和“教育”或者“医教结合”是远远不够的。大量“不医”“不教”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说明“生物医学”和“教育学”都是有限的。目前,康复服务已从传统的医疗模式逐步演变为现代的综合模式,体现了世界和国际社会倡导的“平等、参与、共享”的公益理念。

功能障碍和残疾的研究机构和服务机构逐渐从依托医科大学或综合性大学的医学院转变为依托综合性大学的医学、教育、文化、艺术、人文和公共管理学院。只靠一群医生研究解决功能和残疾问题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多年的实践证明,要解决功能和残疾问题,必须综合应用生物医学、教育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环境科学、人类学、人口学、心理学、体育学、运动学、统计学、信息学、音乐、舞蹈、美术、社会工作、机械、电子、材料、工程等学科,遵循“全生命规划、多学科融合”。由于康复学科和康复服务的知识和技术分散在医学、教育学、理学、工学、文艺学等多个学科,康复学科尚未形成具有完整知识体系的独立学科体系,康复服务也未形成相对完善的服务体系。

要有效解决上述问题,应从康复学科建设入手,从源头上系统地寻找解决问题的具体途径。笔者认为康复学科和康复服务涉及多个学科、行业和部门。引入联合国,发布的《残疾人权利公约》先进理念,应用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功能、残疾和健康分类》(简称ICF系统)理论框架,采用学科整合、行业整合、科室整合等资源整合方法,在国内学术界首次全面系统地提出,康复具备发展成为具有完整独立知识体系的“康复科学”和医学科学的条件,康复服务可发展为健康服务和医疗服务两大领域。

而康复服务是大健康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最初的物理医学到康复医学,从普通教育到特殊教育,从“医教结合”到“医教结合”,其他“非医学”“非教育”等诸多学科不断融合,非医学、非教育等其他相关学科的比重不断上升。相反,康复科学的生物医学属性正在逐渐发生变化,生物医学的权重和主导地位正在逐渐降低。康复科学向新学科演进的条件基本成熟。目前康复涉及的学科、专业、学位、职称、职业、行业众多,各行其是,浪费资源,呈现无序发展。政府迫切需要领导、规划和整合康复资源。传统康复仍属于医学或康复医学范畴,不利于“非医学”学科的介入;在医疗改革产业化、商业化、医疗产业强势扩张的背景下,过度医疗屡见不鲜,医疗资源被浪费,医院因此被越建越大,越建越豪华。以生物医学为基础、高度依附于生物医学的康复能否摆脱医学的束缚;以教育学为基础、重在教育学的特殊教育学能否摆脱教育学的束缚,取决于政界和学界的态度。康复需要另起炉灶,另立门户,整合资源,自主快速发展,政学界要达成共识。